欢迎来到八宝娱乐网

H高寡妇叫我 坐在他的嘴上尿

七宝拉呱 大宝宝 7个月前 (04-27) 3295次浏览

「嗯?」陆行云注意到我的问话,露出有趣的一笑:「怎么啦,这时候不是应该极力劝导自己的好朋友吗?嗯,我承认自己请人的方式的确是粗鲁了点,在这里跟你们说声抱歉,不过我也只是想和他谈谈而已……唉!都怪我的记性差,花了这些天才想起来他是谁,说起来我和石练鹰小时候也见过几次面呢,唔,那时我干了什么咧……」
「请你说重点。」他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让我莫名地火大。
「嗄?刚才那些都不算是重点吗?」他无辜地抓抓头,「好吧!总而言之就是石练鹰以后要寄宿在我这里,交换条件是他将我家企业的机密文件给我,我则是替他处理他想处理的人。」
「什么!」
「寄宿?」
我跟阿诚像是见鬼般的放声大叫。
这到底是怎么定案的啊!太诡异了吧!虽然阿圣跟陆变态是旧识的这一点我早就猜到了,可是他们是如何达成协议的?
阿诚首先忍不住,冲到陆行云面前挥舞着拳头质问:「为什么阿圣要住你家?你该不会想对他动用私刑吧!」
「同学,你把我当做什么人啦?我可没那么暴力哪!」
「阿圣,这是真的吗?」没有听到阿圣亲口证实我是不会相信的!
「真的。」阿圣神情平淡地道:「陆行云不会平白放我走,不如留下来,对我、对你们都好。」
「怎这么说呢?你若是要走我绝对不会阻拦的!」陆行云摊摊手。
我立即一把抓住还坐在椅子上的阿圣,接着回头拉着阿诚一块冲出客厅。
「东环,等等!」阿圣叫道。
「不等!」阿诚反手抓住我跟阿圣,加快速度向大门跑去。
阿诚是全年级公认的飞毛腿,一百公尺十二秒四六的成绩排得进二年级的前三名,我被他拖着跑的感觉简直像在飞一样,但就在快摸到门把时,一抹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拨开阿诚的手,再一推一拿,我手中顿时觉得空荡荡的,定睛一看,那个被阿诚讥笑为草履虫的黑衣人站在我们眼前,阿圣正被他牢牢掌握着。
草履虫……黑衣男竟然跑得比阿诚还快!
「陆行云!」我终于忍不住了,对着漫步走来的陆行云大骂:「你说话不算话!」
「冤枉啊!」他无奈地为自己澄清,「我确实没有阻挠你们呀!是我家保镖太尽忠职守了,这可不能算是我食言唷!这样吧,如果你们能从他手中把石练鹰抢回来,我就会叫他不要再为难你们。」
「你直接下命令不是更快吗!」阿诚大叫。
「噢,他的脑筋是死的,这与我之前下的『不让石练鹰离开屋子』的命令相冲突,如果不打倒他的话,他会一直忠实地遵守这项命令。」
「不能解除吗?」
「可以,but,why?我为什么要为你们做这么多?」他笑得像只狐狸,「没好处的事我绝对不干。」
「你──」
喀答。
开门声阻止了正準备扑上前教训陆变态的阿诚,我们不约而同地望向来人。
「不好意思,打扰了……刚刚我按了几次门铃,但好像都没人听见,所以就擅自进来了。」罗大少见到我们这等阵仗愣了一会,「打断你们的谈话了吗?」
第十三章人际关係总是如此错综複杂(一)车子在家门前停下,这时候太阳已经下山,弦月黯淡地躲在云的背后,我匆忙下了车,不理身后的叫声便直接走到副手座的车门外,将里头的人硬拖了出来。
「过来!」
「我没──」
「闭嘴!」我火大地命令,让还有话要说的罗大少硬生生住了嘴,那双深邃如鹰的眼眸里充满了无辜与不解,似乎不明白为什么我会发这么大的火,我只觉得除了上火之外还很挫败,这个人怎么可以如此没神经呢!
「东环,你干嘛啊,不会想恩将仇报吧?」阿诚跟着下车问道:「阿圣是自愿留下来的,我们又有什么办法?更何况,罗海封还帮我们挡──」
「我就是在气这个!」我难以置信地瞪着阿诚:「你是瞎了还是傻了?你没看见那个黑衣男下手有多重吗?」我举起罗大少的右手臂让他看个清楚,「肿起来了耶!谁知道骨头有没有裂开来啊?喂,你发什么呆?还不赶快去看骨科!」
「我想应该没有那么严重……」罗大少小声道。
大约在一个小时前,陆行云那个恶质的变态开出刁难人的条件,竟然要我们从专业人士手中夺回自己的朋友,好巧不巧地罗大少这时候出现了,所有人都因此呆了一下,阿诚见有机可趁便扑上前要抢回阿圣,但黑衣男不是省油的灯,反应极快地将身体一侧,只让阿诚抓中他的臂膀,这时我赶紧接棒从另一边偷袭,没想到黑衣男反手就是一拳,眼看就要打中我的眼睛让我摇身变成贱狗时突然被一股力道拉进某人的怀抱,罗大少竟然以身体掩护我,用自己的右手臂挡下了这一击。


宝宝计划网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高寡妇叫我 坐在他的嘴上尿
喜欢 (1)
关于作者: